南财快评:减持贵州茅台 为地方政府筹集更充分的可支配财力

贵阳侦探

蚂蚁集团来了!10月29日!立即开户为申购做好准备!【立即上车做股东,享开户福利!】

原标题:南财快评:减持贵州茅台,为地方政府筹集更充分的可支配财力

作者:杨志勇

茅台股价高,减持贵州茅台,贵州省财政厅可能套现超过280亿元,套现这一很正常的国有资本运作之所以引起社会关注,一方面因为茅台本来吸引眼球,另一方面相对于贵州财政收入而言,280亿元对于贵州省来说并不是小数字,这对于筹集地方更充分的可支配财力,进而防范地方财政风险不无意义。根据2019年的决算,2019年贵州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67亿元,税收收入1204亿元;省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449亿元,税收收入247亿元。相比之下,280亿元收入的分量就不可小觑。

受疫情影响,全国财政收入形势较为严峻,贵州也不例外。2020年上半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21.8亿元,增长0.7%,但其中税收收入537.53亿元,下降17.7%,维持正增长主要靠非税收入,非税收入增长46.8%。但是,第三季度,贵州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负增长,这直接导致前三季度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5.2%。虽然省本级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5.9%,但是市县级下降9.2%。市县财政在“两不愁三保障”以及众多政策性强的支出中直接担责,这离不开省级财政的支持。

2020年前三季度,贵州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累计完成3859.48亿元,减少788.79亿元,下降17%,下降幅度远大于公共预算收入。财政收入下降,只要财政支出相应下降,那么财政可持续性就不是问题。但是由于贵州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较多依靠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,因此,仅仅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下降,尚不足以严重影响地方财政的正常运行。

评判一个地方政府运行的可持续性,不能只看一般公共预算收入,而且还要结合政府性基金预算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;不能只看表面的收支数据,还要结合政策重点,考虑地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需要。2020年是脱贫攻坚战的最后一年,贵州作为扶贫的重要战场,扶贫支出压力本来就大。疫情带来的挑战让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财政收入的持续增长,同时疫情防控常态化要求有相应的财政支出。贵州市县财政压力不小,前段关于独山县和大方县财政的有关消息,备受各方关注。因此,多渠道筹集政府可支配财力,就成为地方政府正常运行和改善公共服务的必修课。

贵州有茅台这样可以“下金蛋”的大企业,企业发展好,可以为地方政府提供更多的税收和分红收入,同时,这也会提升茅台股东的财富价值。必要时,国有股变现可以为地方政府筹集更充分的财力,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。变现只是国有产权存在形式的变化,市场价格的表现绝不是国有资产流失。当然,国有资本如何运作也与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向紧密相关。减持地方国企的大量股份,无疑要与当地国有经济布局和国有资本的战略性布局结合起来,要体现地方财政治理的现代化的要求。

从企业和行业的发展来看,企业有兴衰,行业也有。一个地方严重依赖某个行业,经济风险就不能不加以高度重视。白酒消费习惯的演变,直接决定白酒行业的未来,决定着一个较为依赖白酒行业的地方的未来。即使面对一个未来前景光明的行业,股价水平较高时,股东适当变现也符合市场化操作的要求,一般性的资本运作也会这么做。国有资本运作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,但既然是资本,就有内在的盈利要求;既然是资本运作,就要考虑风险,在承担风险的同时获得相应回报。

从高质量发展来看,一个地方经济也需要更加优质的产业布局,防范可能的经济风险,这也会对某些股权的变现提出要求。作为地方重要的企业,地方政府持有贵州茅台的股权的多少,需要综合短期因素和中长期因素。地方政府作为地方债风险承担的主体,不应将风险转嫁给中央,这就要求地方充分考虑地方政府资产的持有状况,变现部分国有股权,统筹应对可能的风险,理由是充分的。换个角度来看,减持贵州茅台,市场关注,与此不无关系。

(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研究员、《财经智库》副主编)

责任编辑:陈志杰

上一篇:

下一篇: